能挽救法国的十项政策,(不过法国会绝对拒绝实行)

Un lecteur m’a aimablement transmis la traduction, en Chinois s’il-vous-plaît, d’un précédent billet : Les 10 mesures qui sauveraient la France (mais qui ne seront jamais appliquées). Je vous propose d’en découvrir le contenu et, pour ceux qui s’en sentent le courage, n’hésitez pas à me faire savoir si des améliorations sont possibles (je suis, quant à moi, incapable de vous dire si le contenu est correct ou pas).

—-

今天让我们疯一回吧,哪怕我们会吸引网上的所有白眼,想象我们有绝对的权力挽救现在的经济危机,至少缓和危机的损害,我们要实行什么措施来复苏国家经济和创造就业机会?

我们不妨先印几千亿张百元大钞票来给穷人,但是就算这么做,也不会使他们更富裕,因为穷人实在是太多了。那干脆把这些钱先分给我们的朋友们,银行、政府、工会和其他与政府勾结的领导人。最后大家一定都会遭殃,但是无所谓,反正我们真坏。

奇怪的是,这样的情况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但每次都行不通。现在欧盟又要试这种方法,我们可以想象结果会怎么样。呃,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不在这儿乌鸦嘴了。
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抛开陈规,疯狂大胆地尝试一些新的方法。我有这么几个建议:

一、首先我们要求所有公司每月付全额工资给自己的员工,也就是说包括老板和员工要缴纳的各种税款。员工收到自己全额工资后要自己负责给每一个福利机关交款。然后,估计会有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每个月必须交给该机关这么大一笔钱,而退休金、失业赔偿金、医疗保险等福利补贴这么少。我们要在一段时间里不停地给他们解释这是必须的,他们没有权利选择别的保险公司,只能给这些机关捐资。再过几个月之后,去问他们想不想要开放保险市场、允许竞争。

我这样说,一定会招来很多人的白眼,这些人会晃着他们那笨拙的臂膀凶巴巴地牢骚,说我们 要是这么干,病人们都得死在大街上啦!你们是想逼死穷人吗?
二、这个方法可以让普通老百姓吸取教训,同时也可借此机会来打破各个行业的垄断,如邮局、能源、租车、公交,及移动电话运营商。还要废掉各种各样好久以前建立了的特权,一代下一代在法国社会生活中慢慢地养大了,像一颗肿瘤似的,急需是打破无数的“numerus clausus”,即“定员制限”,例如医生、药房、公证人等有多少,都是行政判断的定额。

白眼喷吐臭穢的泡沫,愤怒想象在法国里医生、租车司机、公证人有足够的额数。真可怕,像竞争一样可怕,因为竞争把价格压缩,结果是失业率飞升,大家知道就是。
三、另外,税法急需改革和简单化。可以思考几条新的规矩来替代所有旧的:自然人、法人都要缴纳税款,以所有种类的收入为计算税款的额数,税率为百分之十,即单一税,没有例外和特权。增值税的税率也是百分之十,删除所有的根据不同市场的不同税率。百分之十很简单,小学生也会除以十。呃,那因为法国教育制度现在不如以前的,高中学生一定会除以十。例如,无铅汽油现在价格,差不多是1.5欧元一升,会降下到0.64欧元一升,即买五十升能节四十多欧元。这项政策还对政府的预算有影响,我们建议在国家宪法加一条法,不准政府的一年经费多于上一年的收入,不准赤字,国家预算是代表会负责的,违犯规定的代表有重的惩罚。

白眼中风了,扭扭转转着吵嚷,有多么少的税款政府怎么还能够保障法国的国际排名。而且大家知道单一税率让穷人和猫仔仔的。

四、我们既然改革了税法,何不也改革劳动法?最好回归本源:劳动实际上是两个负责的人之间的契约。要避免有人被骗定不合理的契约,最开始可信的机关或者很有想法的律师可以构思标准的契约类型。这样不同契约类型会竞争。另外,政府会重新商量自己与公务员的所谓契约。税法、劳动法改革后,可以除废很多手续,创办新企业会简单很多。

白眼疯狂了。一些打破周围的东西,叫嚷道:“可以自由地订约,那么人一定会被老板剥削了。人多么蠢,不知道自己的利益,需要政府代他们决定对自己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的!”

五、政府的钱财就是人民的钱财,但是人民因为经济危机不愿意花多钱给奥朗德总统和别的领导人买机票。因此,我们取消所有的补贴(例如给协会的),也裁掉现在爬行在法国的无数委员,关机和“高权威”里的寄生虫。因为政府支开的钱少,人民缴纳的税款也少,政府的需求减缩了,结果是所有法国人口袋里的钱多,各个人可以随便花这笔钱,比如捐给自己支持的协会。为了鼓励人支持公益协会,以捐款的全额为扣税,这样捐给公益协会多的人可以除去自己全额税款。这个政策还有另一个利益,可以除掉政府里没用的部门,也可以阻止领导人给自己手下和朋友钱财和位置,例如文化部门、环保部门、团结部门、青年部门、教体部门、城镇部门等。

三个白眼被吓死了。艺术家的白眼害怕我们取消他受到的政府补偿,弹着吉他愤怒地唱No pasaran !

六、教养孩子这个范围上,即使父母也可以搞错误,但是让他们决定还是最优的方法。学券制,即政府给每个家庭一张券专门付学费,父母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儿子的学校,这个制度有大的利益。另一方面,所有的学校,包括小学、初中、高中,都要变成独立的,允许他们自由地决定课程的内容、教育的方法、时间课表、老师的招聘和待遇。
这里是教育家的白眼愤怒了。其中一个给教育专家的偶像牺牲三千个孩儿。

七、法国已经好久以前丢失它的殖民帝国了,现在只剩下一个面积不大的国家,曾经发达了,最近四十年慢慢陷入社会主义之中的祸害。法国人要意识到国家实在不好,而法国不是他们幻想中的,主张法国军队立即停下所有的海外活动,尤其是涉及非洲国家的战争,要撤回到国家本土。有需要的话,军队还能用。不涉及跟法国没有关系的战争可以节钱,购买新装备、招募年轻的士兵和给他们比较高的兵饷。现在法国有二十四万个士兵,他们的装备因为太旧已经快不行了,其中有很多人过了几个月都没收到兵饷。他们不如十万个高涨士气的士兵,用尖锐装备。

白眼不知道要说什么,他们并不反对这个政策,不明白他们怎么跟我们同意。

八、别忘现在法国经济不好。政府既然没钱了,就花钱阻止普通人随便挥霍没有道理。因此,我们最好学葡萄牙实行毒品合法化的政策。那儿结果比较好,难道同一个政策在法国不会成功?

白眼中,一半发呆无语,另一半晕倒了。

九、要在法国政治领域上打扫一下,例如要求所有得受补贴的组织,包括公会、管理部门、行政区划等,有开放的会计,每年发布会计单所有的公民随便可以检查。这个开放政策意味着该部门网上发布一件顺便、普通格式会计单的电子版,让老百姓随便检查资产负责表。开放也触到代表,让他们每年发布赚了多少钱。原来是老百姓的钱,难道他不能知道政府花这笔钱干什么?关于工会的所谓“代表性”,应该跟它们有多少会员有关,所以要除废政府的支持和补贴。

刚才发呆的白眼突然醒过来,喊道:开放会计会让资方和剥削阶级给公会压力,阻止公会买大宅来组织宴会,就是法西斯主义!

十、最后,我们要严厉地禁止领导人可以同时任几个位置,而且所有的授权只能一次延长。这个政策不可以保险完美的民主,但是还可以避免有寻租行为的人占着所有政府的位置。

这些措施强调经济改革,因为以前政府不停地涉及私下经济结果不好,目的是限制政府对国家经济的影响。这样可以解决核心的问题,避免别的边缘的话题,给法国经济一个机会复苏,经济好了才能希望解决别的问题。

一讲完就会被白眼群呼喊醒悟。如果实行这套政策,结果一定失败。

一定失败,不是因为这些政策本身有缺点,反而历史上这套政策已经不少次实行了,结果总是很好。可是在法国目前状况下,每项政策威胁损坏不少社团的利益、特权和既得权。这些政策反对很多人的习惯,每个人因为看得见自己的损坏,而看不见未来总体的利益,会反抗每一项政策的实行。因为利用现在情况的人宁死也不放弃自私自利,只实行一项政策会立刻瘫痪全国。

这套政策不会实行是因为所有有特权和利益的人已经决定了这样。大多数更喜欢现在的状况。即使这套政策在国外都成功了,究竟他们会绝对抵抗改革。
因为这个情况已经定而不移,法国情况更遭殃后才能好点。

这套政策可以挽救法国,但是法国人不只拒绝实行,而且完全掩耳盗铃。

这个国家失败了。

J'accepte les BTC, ETH et BCH !

1BuyJKZLeEG5YkpbGn4QhtNTxhUqtpEGKf

Vous aussi, foutez les banquiers centraux dehors, terrorisez l’État et les banques en utilisant les cryptomonnaies, en les promouvant et pourquoi pas, en faisant un don avec !
BTC : 1BuyJKZLeEG5YkpbGn4QhtNTxhUqtpEGKf
BCH : qqefdljudc7c02jhs87f29yymerxpu0zfupuufgvz6
ETH : 0x8e2827A89419Dbdcc88286f64FED21C3B3dEEcd8